乌总统的新和谈条件, 可能是“底线”后撤的结果

发布日期:2022-05-20 11:59    点击次数:68

泽连斯基的最新和谈条件,在底线上比此前后撤了一大步

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近期又提出了一个版本的和谈条件。泽连斯基的大意是,需要俄军撤回到2月26日本轮军事冲突前的位置,才能与俄开启和谈。

这个所谓的和谈条件,其实近似于一纸空谈。

2014年9月,明斯克协议达成的第一阶段中,俄乌双方就达成了停火协议,并确定了停火线。

停火线,就是军事对峙发生时的位置。

泽连斯基向乌克兰军人和阵亡士兵颁奖

但关于撤军、在押人员交换及顿巴斯地区选举等问题,双方仍旧存在严重分歧。

就此,双方才在日后的2015年2月统合众多问题,达成了补充的明斯克协议,也称新明斯克协议。(因为该协议正式文件在明斯克签署,所以现在统称为明斯克协议)

从这个顺序可以看出,必然是先有停火,才有撤军、对顿巴斯地区的谈判以及对在押人员的交换。

但乌克兰现今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。

马里乌波尔激战之时,泽连斯基称只有俄军撤出乌克兰才能和谈。近期,他更是声称将收复全部领土,意思就是将重新兼并顿巴斯地区的两个共和国。至于两个被俄俘虏的英国雇佣兵嚷嚷着要和平丘克交换的事,这是自发的,和乌克兰政府没有太大关联,但契合乌当今政治行动的主题。

泽连斯基4月下旬曾声称,已准备与俄在顿巴斯战斗到底

最后,直到这两天,泽连斯基才将底线后撤,将和谈条件变成了停火就行。(泽连斯基的原话是撤至2月26日状态,其实就是撤至军事对峙状态,其实就是撤回停火线内,其实就是停火)

5月6日,泽连斯基视频讲话中声称,俄军撤回军事接触线或边界线位置是停火条件

泽连斯基“底线”后撤的原因, 成都高新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可能仅是在争取喘息机会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喜剧效果?

一可能是乌军在当前所承受的损失,没有其表面上那么云淡风轻。其依据上文已略述。

二也可能是,泽连斯基根本就没想过什么和谈!

因为当前对乌克兰来说是一个时间节点。俄乌冲突暂歇,欧美的重武器和防空武器支援则都还在路上。根据乌官方此前公开声明,这批武器可能要等到7月份才能分发完毕。泽连斯基现在提和谈,那不是等于打退堂鼓,扇欧美国家的嘴巴子吗?

乌克兰哈尔科夫,志愿者向民众发放人道主义救援物资

所以说,泽连斯基当前的真实心理应该不是和谈,而是积极备战。

泽连斯基这么提,其实是一种官面文章,意在强化乌克兰的弱势身份、美化乌克兰的国际形象,是提前准备的书面报告。

其目的,是尽量使得乌克兰符合欧美民众心目中的“被侵略者”形象。

既然是“被侵略者”,自然就要尽可能地收缩爪牙,能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来才最好。

乌克兰顿涅茨地区(俄控区)遭导弹袭击,至少3人丧生

对照“2014年乌克兰问题”看,更可能的情况是——乌克兰当前已经离油尽灯枯不远了

而泽连斯基之所以会这么小心翼翼,其实也是一种无奈。

从当前趋势来看,即使俄乌和谈,最终协议也将对乌克兰不利。泽连斯基当前的所有口号、诉求,都可能不会被实现。

因为俄乌开打到现在,从热火朝天到慢慢无人问津。两个月来,其实重复的仍是2014年的老剧本。

2014年时,亲俄分子在乌克兰策划暴动,乌东地区数州接连叛乱,奠定了乌克兰现今四分五裂的格局。

这之后,乌克兰政府军报复性血洗乌东城市。空袭、坦克,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不惜以本国国民的生命为代价。在乌军的重武器下,乌东北部区的克拉马托尔斯克、南部区的马里乌波尔等城市叛乱被镇压。

现今仍是冲突焦点的马里乌波尔,满目疮痍

搞独立政府的亲俄分子,被乌军的坦克赶出了一些城市,并最终在乌东中部区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集结,建立了两个至今仍未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共和国。

现在人们大多认同,在这个阶段,俄军是还未介入的。

因此,一阶段“叛乱”中,在俄军未介入的前提下,乌军取得了胜利,但仍旧失去了部分领土的控制权。

二阶段“分裂”中,俄军正式介入,“小绿人”空降具有2.5万乌克兰守军的克里米亚半岛,将该岛封锁并最终使之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。

俄军的介入,使得乌克兰失去了更多的领土,并且这些领土的分裂程度加深。

乌克兰无力改变这一事实,才最终与俄达成了停火协议,并签署正式的明斯克协议。

4月15日,法国大选前的总统候选人勒庞重申克里米亚属俄,并称不后悔被乌克兰禁止入境

从这个角度而言,“停火”,是乌克兰保命的最后一个手段,也是其底线所在。

而从上文分析来看,乌克兰当前可能已经抵达了这一底线附近。

泽连斯基频繁向俄罗斯索要更多,但最终都走向失败,就此才发声,和谈的条件是俄停火并撤回停火线内。

虽然这个发言,与“只要俄停火就和谈”还有距离,但两者已经十分接近了。

这证明什么?

证明乌克兰的现状很可能已经离油尽灯枯不远了。

即使泽连斯基再不情愿,他可能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俄乌冲突持续,乌克兰伊尔平满目疮痍

AA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