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离婚了,全网都在祝福?

发布日期:2022-05-02 11:21    点击次数:90

又离了一对。

就在上周,脱口秀第一污女黄阿丽,与丈夫结束了8年婚姻。

也许你对她的人不熟,却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段子。

6年来,黄阿丽在网飞出了3场脱口秀喜剧特辑,场场炸裂,也火到了内网。

她可以毫不扭捏地当众模仿不可描述之事,也敢利用混血亚裔的身份开敏感的种族主义玩笑。

但最精辟的,永远是她的女性主义段子。

那些混杂在屎尿屁之中的欲望、婚姻、生育与独立。

对于离婚这个消息,大家感到突然,却毫不意外。

但凡看过她2月份的最新专场《风流女子》,就知道她对自由有多渴望。

不仅用连珠炮一样的排比,表达对单身人士的羡慕嫉妒恨:

“姐受够了”的感觉过于强烈。

段子里说想离婚,结果就真的离了。

现在我们不禁回过味来:也许她那些笑话都是真的。

比如这次离婚,有个最大快人心的细节——

结婚时男方家族为了保护财产,要求经济窘迫的黄阿丽签了一份婚前协议,如今女方身价大涨,这份协议反过来保护了她自己。

这点,黄阿丽在18年的《铁娘子》就讲过。

当初只当是个结构很巧妙的梗,结果是真实存在的婚姻现实。

黄阿丽在19年的书里,用“恐惧”一词形容对这个婚前协议的感受,它逼着身无分文的黄阿丽返回职场。

让人分不清,究竟是黄阿丽好笑,还是现实本就可笑。

回到故事最初,阿丽才是“高攀”的那个。

前夫长得帅、家境好,还是念哈佛商学院的金融才俊,而阿丽只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编剧。

为了泡到这个天菜,阿丽没少攻略他。

表演中她还讲了一个很反差的细节——在一起五年来不间断地为丈夫做早餐。

跟丈夫在一起时的她,跟舞台上判若两人。

我想这不是她为了段子刻意编造,看她社交平台上的状态,的确是浓浓的贤妻良母风。

但阿丽又狡黠地解释,她的温柔贤淑只是想要丈夫依赖自己,因为她不想再工作了。

所以早在“躺平”这个词席卷中文网络之前,黄阿丽已经是躺平代言人。

在她眼里,家庭主妇才是世界上最精明的人。

花着别人的钱,享受自由时光,早早光荣退休。(PS:谁没有这么想过?)

而那些新女性就喜欢到处显摆,把女人啥都能干的秘密到处宣扬,搞得现在女人不得不出去工作。

“碧池,闭嘴!”

当你以为她是独立女性的叛徒,最精彩的反转也来了——

结婚、怀孕、买新房,就在阿丽以为自己要过上美剧里悠闲自在的主妇生活时,她惊讶发现哈佛高材生丈夫还背着7万美元的债,而她不得不挺着大肚子出来工作,替夫还债。

于是,一个想要依附的菟丝花被迫成了女强人,给男人下套的她反被男人下了套。

生活跟她开了个巨大的玩笑。

两年后,阿丽怀着二胎再度上台。

生完头胎, 济南威力机器有限公司她再次被自己疯狂打脸,因为她残酷地发现——

全职主妇也是一份工作,而且是无比暴躁的工作。

她妙语连珠,用露骨又形象的比喻,血淋淋地展示生育的痛苦。

比如剖腹产后,生过孩子的妈妈们告诫她要多抢点医院的大号尿不湿,她以为是为孩子准备,结果是给自己用。

那是女儿出生之前住的“房子”。

还有母乳喂养,更是长期的慢性折磨。

喂女儿吃奶的时候,阿丽瞬间就代了《荒野猎人》里被大黑熊撕扯的小李。

这样的痛,她每天都要经历好几次。

休产假的三个月里,她都是这样度过的:披头散发、穿着大号纸尿裤走来走去.....

生孩子对身体的摧残,足以让一个体面的淑女变成不顾形象的野蛮人。

就是在这一场,阿丽振聋发聩地喊出:

女人必须要休产假,最好还要付给我们钱。休产假不是让女人带孩子,而是让她们恢复基本的体面。

想靠老公养,结果反过来给老公还债;想做清闲主妇,结果是多了一份没有收入社保却全日无休的苦逼工作。

生活的一系列耳光将阿丽扇得如梦初醒:她必须工作。

成名后,阿丽赚得开始比老公更多,她成了那个养家糊口的人。

而与此同时,由于有了一个有钱老婆,丈夫成了躺平的那个。

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本来害怕老公从婚姻里逃跑,如今感到被套牢的却是自己。

回想七年前处心积虑想要前夫跟自己求婚,阿丽觉得自己像个傻子。

她亲手把自己推进了一夫一妻制的牢笼。

除了丈夫,作为传统亚裔女性的妈妈,也常被阿丽拿来编排。

成为富婆后,阿丽什么都想要:

家庭、事业、小奶狗。

她还提出一个有趣又尖锐的观点:“女性给同性设下的最大骗局就是,兼得只存在于事业和家庭之间。”

两者都拥有的她,觉得还不够。

但是上个世纪40年代出生、从第三世界移民到美国的妈妈,就无法理解女儿为啥想搞婚外情。

阿丽认为,这是因为两代女性所处的世界完全不一样——

妈妈这辈子只跟两个男人说过话,爸爸和哥哥,而她,已经见过《复联》全体演员了。

女性不止是被选择的对象,她们明明也可以主动选择。

尽管可以在舞台上谈论这种欲望,但它在现实社会中仍然是禁忌。

包括女性听到这类段子也会忍不住一惊:

这是可以说的吗?

尽管人人都知道女性也有出轨的欲望,它存在,却不可说。

与此同时,男人出轨早就成了一个见惯不惯的现象。

借由出轨这个挑战伦理的事情,阿丽实际上想讲的是一种更加隐形却根深蒂固的不公——

女性经济独立了,见过世面了,却仍然被社会区别对待。

男人陪老婆产检、换个尿不湿,在家庭中做一点微小的事就会得到潮水般的赞美,而女性只要做错了一两件小事就会被指责“你这个妈怎么当的”。

职场女性总是被问“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”,男人却很少被问这种问题。

成功男人的访谈中,家庭和妻子甚至都是不必提及的。

怀孕和生育的痛苦男人无法代替,到了养育阶段,他们仍然可以名正言顺地逃避责任。

就连睡粉这事儿都极不公平。

一般的喜剧男演员可以泡到大把年轻辣妹,而喜剧女演员做到行业顶尖也只能跟一个二流魔术师约会。

阿丽调侃,想跟自己睡的,就只剩变态了。

联想内娱,不正如此?

出轨的男艺人可以照常捞金,而女艺人基本上销声匿迹,只要名字一出现就被钉在耻辱柱上。

黄阿丽在台上大谈性史、出轨欲望,打破了妻子尤其是亚裔妻子温良恭俭让的印象。

她在生活中未必如此,却要刻意表现这一面。

不仅仅是为了喜剧效果,更因为一直以来,女性都被赋予了过重的耻感和道德感。

她们的付出不被看见,她们羞于谈论欲望,她们一生所经历的疼痛——月经、妇科疾病、生育所伴随的生理现象,被视作不祥不洁之事,难登大雅之堂。

黄阿丽把它们生猛地怼到台前,并大声喊出了那句:

“我不止要同等的报酬,我还要同等的快乐。”

她为何要离婚,我想不是丈夫不够好,而是她不管贫穷还是富有,始终摆脱不掉这种性别上的不公。

这种不公压在她的身上,让她分身乏术、喘不过气。

在她有能力独立后,真的就想一个人了。

其实每次吐槽完丈夫,阿丽都会吹彩虹屁。

以前,她形容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,是历经渣男后迎来的好男人。

离婚之前,这样的真情告白挺好嗑,但是离婚后我更加品出了其中的心酸——

哪怕是这样好的男人,彼此拥有过真实的爱情,也无法让女人在婚姻中获得内心的平衡。

尤其最新这期专场,夸丈夫之后的反转才是真正的题中要义。

比如,让全场羡慕的一句“他让我做自己”。

但阿丽真正想说的是,“让妻子做自己”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,居然也会被看做了不起的优点——

我在这吐槽他挣钱,而他躺在舒适的家里戴着我送的劳力士看考研网站学习。

他才不会管我做什么呢。

当时,阿丽还坚持不想跟老公离婚,认为找到一个好男人比找到一个好女人要难十倍。

社会对女性的严格要求,导致女性在婚姻中总是做得更好。

谁不想要一个老婆呢?

全场我最喜欢的一个段子就是:

你们知道如果我娶个老婆,事业会有多如日中天吗?

一语惊醒梦中人!

那些有老婆帮忙打理家庭的男人,事业取得一点成就很了不起吗?女人有一个老婆,说不定只会更成功。

现在,女性离婚已经越来越没有悲情色彩,尤其当自己独立了,养得起孩子,离婚更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。

正如《爱情神话》里格洛瑞亚金句:

阿丽和前夫也没有闹得不愉快,两个人和平分手,将共同抚养孩子。

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。

接下来就等姐的离婚专场啦。

AA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