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崇禧之子白先勇:和爱人相守38年,父亲理解并尊重他的性取向

发布日期:2022-05-02 11:35    点击次数:95

1954年台北的夏天,在白先勇的记忆中永远鲜活。这一年,17岁的白先勇认识了改变他一生的人。

那一天,白先勇因为上暑假补习班迟到,急匆匆地往教室赶,在楼梯口和一个同样匆忙的少年撞在了一起。

抬头一眼,便是一生。

少年叫王国祥,和白先勇同级不同班。两人不撞不相识,谁说缘分不是天注定呢?

白先勇的父亲是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白崇禧,草根出身的白崇禧幼年经历过求学的艰难,因而对子女的教育一直很严格,关注儿女每一次的考试成绩。

白家的孩子多年后回忆起白崇禧在饭桌上都要提问他们功课时,仍然心有余悸,压力也是动力,为了不让父亲失望,他们都很用功。白先勇天性聪明,再加之好读书,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,成绩一直很优异。王国祥也同样出色,是班上的学霸。

两人认识后成为挚友,他们追求的不是如何挥霍青春,而是如何为梦想奋斗。毕业之际,白先勇本来有保送台大的机会,却因为想要当水利专家,放弃了去台大就读。

他去了台南成功大学的水利系,为了追随挚友的脚步,王国祥也在这所学校就读电机系。

读了一年,白先勇才意识到自己对水利并不感兴趣,又重新考入了台大外文系,转学转系,对他来说似乎是小菜一碟。白先勇转学一年后,王国祥考入了台大物理系,那一年,台大物理系的转学考试只录取了王国祥一名学生。

两个少年的青春岁月一直在闪闪发光,上天似乎格外宠爱他们。

文笔优美的白先勇在台大和同学办起了《现代文学》杂志,这位未来的大作家,梦想正在起航。白先勇无论是大学选专业,还是转学,办杂志,他的父亲白崇禧从来都尊重他的决定。白崇禧关注儿子,但不强求儿子按照父亲喜欢的方向发展。

白先勇写的文章,白崇禧都会看,看完后他从来不评论,只是默默支持儿子。也难怪许多年后,白先勇说他的父亲应该是知道他的取向,并且理解他的。

白先勇的文学事业搞得风生水起,如火如荼,他的大学岁月是美好的,直到王国祥患上了再生不良性贫血,这是一种罕见的贫血症,治愈率只有5%。

白先勇得知消息后,突然感受到了命运的戏弄。白先勇出生名门,受父母庇护,从没有遇到过大的挫折,一直感受到的都是命运的善意,陡然听到王国祥患上了这样凶险的疾病,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也跟着变得黯淡。

王国祥为此休学2年,他每个月都要去医院输血,白先勇常常在放学后骑着自行车去看望在家休养的王国祥,为他打气,为他加油。

王国祥从不轻易表露脆弱,不能上学的日子,他依旧在努力自学,优秀的人不会为懒惰找借口。从来不向命运妥协的人,生起病来,意志也比常人更加坚强。

经过和病魔的长期斗争,王国祥最终痊愈。白先勇和王国祥在不久后又去了美国留学,毕业后,白先勇在美国的大学当老师,西湖电子集团王国祥读完博士后,在一家科技公司研究人造卫星。

追逐梦想的路上,两人一路披荆斩棘,收获的都是喜悦,就像做了一个漫长的美梦,直到意外的再次降临。

1989年的夏天,白先勇家后院的一棵意大利柏树先是树叶变黄,然后整棵树突然无故枯死,白先勇只能让人把树拖走,只剩一个空荡荡的树桩突兀地直立在两棵高大茂密的柏树之间,看上去是那样怪异,白先勇的心里顿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这三棵柏树是1973年,白先勇刚搬到这里时,王国祥建议栽种的。

柏树枯死后不久,王国祥因为咳嗽不止,去医院检查,被确认是再生性贫血复发,经过几十年的潜伏,这一次的病情更加来势汹汹。医生摇头又叹气,告诉白先勇,王国祥的病情已经是末期,白先勇很茫然,他不敢细想等着王国祥的是什么。白先勇从来相信人定胜天,但病魔偏偏要告诉他,人其实很渺小。

白先勇为了王国祥的病情,遍访台湾,大陆许多名医,中医,西医,气功大师,只要有一线希望,他都要去问一问,正如白先勇所说:

“当时如果有人告诉我喜马拉雅山顶上有神医,我也会攀爬上去祈求仙丹的。在那时,抢救王国祥的生命,对我重于一切。”

询问得越多,却越是绝望,白先勇遍访名医后,只得出一个结论,王国祥的病已经没有治好的可能。

随着王国祥病情逐渐加重,他只能辞掉工作,在家休养。不能工作,这对一个上进要强的人来说,打击是巨大的。他有太多梦想没有实现,但上天给王国祥留下的时间不多了。

王国祥曾有一次突然昏迷在沙发上,如果不是白先勇及时发现,打了急救电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患病的三年,王国祥始终很坚强,因为频繁的输血,他的手臂上都是针眼,人也越来越憔悴,唯一不变的是他对人生的态度,从不抱怨,从不喊痛。

1992年的1月,王国祥55岁生日,这一天,他的精神不错。

白先勇和王国祥决定去他们最喜欢的一家海鲜馆大吃一顿,以作庆祝。开车的路上,车里都是欢声笑语。下车后,停车场到海鲜馆还需要爬20多级阶梯,王国祥因为身体虚弱,只走到了一半就弯腰不住地大喘气。

白先勇看着王国祥吃力的样子,心里很是难过,他没有想到王国祥的病情发展如此迅速。病魔张牙舞爪,在肆意嘲笑着一个努力想要活下去的人。

要强的王国祥还想往上爬,却根本使不出力气,普通人习以为常的走路,对绝症患者来说却如此艰难。

两个人回家吃长寿面,气氛压抑而又沉闷,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,说怎样的话在此刻都显得多余。

白先勇吃完饭后,要回圣芭芭拉,王国祥在门口送白先勇。坐在车里的白先勇透过反光镜,看到王国祥矗立在风中,身子单薄,就像一片摇摇欲坠的枯叶。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死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因为病魔缠身,白发越来越多的绝症病人,谁说人定胜天,想到此,白先勇的心就像沉入了湖水,只觉得长久的冰冷。

车子开到高速公路上,白先勇再也忍不住,将车停在一旁,失声痛哭起来,为自己,为王国祥。生死有命,无论怎样抗争,人类不过是配合着命运,在人世间上演了一出又一出悲欢离合。

8月13日,王国祥突然感到呼吸困难,这样的情况以前就出现过,刚送王国祥入院时,白先勇以为还能像以前那样接王国祥出院,直到医生的电话打来,他知道,这一天终于要来了。

8月17日,白先勇在王国祥的病房里,陪着他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时光,下午5点20分,显示器上的心电图不再跳动,白先勇的心痛无以复加。

陪着王国祥和病魔作斗争的这几年,白先勇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等待悲剧的落幕,但这一刻真正到来时,他仍然难以平静,王国祥的病逝,是白先勇一生的遗憾。

这一生,能找到灵魂伴侣,其实对很多人来说是奢望,从这个角度来说,白先勇是幸运的,少年时期,便遇到了此生的挚爱,一起追梦,一起患难,却又因为病魔的无情,被迫分离。

向来乐观的白先勇在王国祥病逝后,再一次深刻领悟到了,人生大限,无人能破。他曾努力想要逆天改命,想要看到王国祥创造奇迹,但现实的世界没有奇迹。

为了纪念王国祥,白先勇写下了感人至深的《树犹如此》:

“我和王国祥相知数十载,彼此守望相助,患难与共,人生道上的风风雨雨,由于两人同心协力,总能抵御过去,可是最后与病魔死神一搏,我们全力以赴,却一败涂地。”

纵然是生命力顽强的大树,一夜之间就突然枯死,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?

世事无常,唯有珍惜当下。

AAB